当前位置: 山水娱乐 > 山水娱乐 > 正文

ST康得新资金链危机 3月底之前能还钱?

作者:admin 发布:2019-01-31 13:06 | 点击数:

  去年10月29日,康得新宣布因未披露股东间的一致行动关系,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开始对康得新及控股股东康得集团、实际控制人钟玉立案调查。

  除了此前宣布要与北汽集团合资120亿元在江苏常州建设碳纤维复合材料产业园外,康得集团还与张家港市人民政府签署“两园一城”合作协议。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总投资1800亿元,计划分期实施至2025年全部达成,预计届时年产值将达3000亿元。

  据《华夏时报》记者粗略梳理,康得集团和ST康得新近年来公布的投资均是高投入、高产出的项目。

  更重要的是,2018年康得新在资本市场风光不再。康得新在2017年11月20日曾创下26.67元的高点,而以1月23日的收盘价计算,目前其股价跌幅已近八成,市值约为203亿元。

  而在今年1月4日,中国裁判文书网还披露,由TCL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申请,康得新光电、康得新、康得集团以及董事长钟玉价值约7564万的财产已从去年12月7日开始被法院查封。

  ■本报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1月23日,刚被戴上ST帽子的ST康得新(002450.SZ)复牌后便一字跌停,收于5.73元,跌幅为4.98%,封单超过260万手。而在前一天晚间,ST康得新还宣布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公司有可能被暂停上市或导致最终终止上市。

  此外,康得新在2018年的资产重组也宣告失败。

  此外,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ST康得新目前还拥有“17康得新MTN001”和“17康得新MTN002”两只中期债券将于2022年到期,发行规模均为10亿元。

  ST康得新方面也在这次债权人会议中对货币资金的占用情况做出说明。有参会的债权人对外透露,ST康得新方面表示其中有近100亿元的资金被大股东挪用做碳纤维业务,而另外50亿元的货币资金则因为受限而无法挪用。有消息称,这一部分资金已被拿去质押补仓。需要提及的是,此前康得新也发布公告称,在证券监管部门调查过程中,同时经公司自查,发现公司存在被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

  15亿元超短期债券的违约显示出了其资金链的紧张程度。ST康得新也称其违约源于流动资金紧张,并称公司正在通过多种途径积极筹措资金,并加强自身经营,努力通过自身经营性现金流偿付本期债券,同时努力保障后续债务融资工具到期偿付。

  激进扩张

责任编辑:李锋

  此外,ST康得新去年5月回复深交所问询的公告显示,其与荣成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以及康得集团共同出资130亿元建设康得碳谷科技公司。其中,康得新与荣成国资各出资20亿元并均已到位,而预计出资90亿元的康得集团仅到位了2亿元。

  ST康得新资金链危机

  其中,上文提到的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计划投资500亿元,总计40条高性能碳纤维项目,预计2025年高性能碳纤维年产量将突破6.6万吨,贡献年收入超过1000亿元。作为参照,据记者了解目前全球碳纤维第一大制造商日本东丽公司的产能超过4万吨。

  ST康得新2018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收为108.3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4.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2亿,同比增加17.14%。当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虽同比下滑7.85%,但也有20.73亿元。

  仅仅15亿元,就让去年三季度账面还有150亿元货币资金的ST康得新成为2019年资本市场最先炸响的那颗雷。

  根据上清所的公告,ST康得新1月22日下午还召开了“18康得新SCP001”债券持有人会议。1月23日则分别召开“17康得新MTN001”和“17康得新MTN002”的债券持有人会议。

  在资金被大股东占用背后,大股东康得集团资金链紧张早有迹象。

  2019年的第一颗雷,爆的猝不及防。

  作为新材料行业的龙头企业,ST康得新曾经是资本市场的白马股,2017年市值曾突破千亿。

  康得集团在碳纤维领域还有更为庞大的投资计划。

  3月底之前能还钱?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ST康得新目前主营业务是预涂膜、光学膜等高分子材料,大股东康得集团则主攻碳纤维材料。有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ST康得新的债券违约事件显示出其公司治理存在严重问题。他同时认为,造成ST康得新和大股东康得集团资金链紧张的重要原因还在于扩张过于激进,摊子铺得太大。

  但眼下,ST康得新则需要先解决掉碳纤维带来的“大麻烦”。

  一群黑天鹅

  2018年2月,康得新发布停牌重组公告,宣布欲收购美国新材料公司Boyd。但去年9月,康得新宣布由于中美贸易摩擦,收购项目在美国审批的困难程度加大,终止收购Boyd。

  债券违约引发连锁反应。1月21日晚间,康得新宣布经银行通知存在2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的情况,其中5个属于主要账号。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则触发了“上市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相应条款,康得新由此被戴帽。

  一季度还钱?

  在复牌前一天上午,ST康得新董事长、实际控制人钟玉出人意料的现身“18康得新SCP002”债券持有人会议。钟玉在现场表示,计划通过应收账款、银行支持、引进战投等方式,可以在一季度末之前把钱逐步还上。

  上述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称,康得集团在碳纤维领域投入大量前期资金,但短期却无法有所收益,势必会给企业的资金链造成较大压力。他同时认为,康得新的股价大幅下跌让大股东质押的股份面临爆仓风险。此外,过高的质押比例以及“无钱补仓”还有可能使大股东面临失去康得新控制权的风险。

  1月15日康得新宣布“18康得新SCP001”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已构成实质违约。这也是2019年首单上市公司债券违约。1月21日康得新再度宣布“18康得新SCP002”同样未按期偿付本息。

  1月22日,本报记者向康得新证券部门有关人士发去了采访提纲。但得到回应称,“就上述相关问题,我方一直积极在与相关方面沟通,寻求问题的尽快解决,目前仍无进一步信息公布,烦请以公告为准。”

  事实上,ST康得新的黑天鹅在2018年已经飞起。

  ST康得新2018年三季报显示,当期康得集团持有其24.05%的股份,其中92.6%的股份被质押,0.33%的股份被冻结。

  而在去年12月28日,创业板公司扬杰科技(300373.SZ)还披露,康得集团不仅未能如期兑付公司间接投资的5000万信托计划,而且将产品方付给扬杰科技的4600万元“担保款”截留挪作他用。

  因为15亿超短期债券违约,ST康得新成为2019年资本市场被踩爆的第一颗雷。但主营高分子材料的ST康得新此前一直是资本市场的白马股,市值一度近千亿元。去年三季度账面还有150亿货币资金的ST康得新为何会因为15亿元的债券造成违约?而康得新又是为何从资本青睐的白马股变身为目前的黑天鹅?

  需要提及的是,钟玉此前曾表示,未来碳纤维业务会装进上市公司。他当时表示,一方面碳纤维业务是公司业务发展的一个链条,另一方面装入上市公司后,将来融资更便利,也有利于扩大规模。“不过资产注入要有一个适当的时间,得等这块业务盈利以后。”钟玉当时说。

Powered by 山水娱乐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